围棋研究

藏式围棋产于新石器时代曾跟王子出访日本轰动发布时间:2019-11-08

  藏式围棋,藏语称“密芒”,翻译成汉语就是“多眼、多目”之意。1959年,锡金王子带了一个布制的藏式围棋棋盘到日本访问,要求与日本围棋棋手对弈,震惊了日本围棋棋坛、新闻界和社会大众。

  中原围棋,又称中国围棋,相关名称大约有百余种,有弈、烂柯、方圆等等,大多是根据相关的特征指代而定名。1989年5月下旬的一个周末,我如约来到热振活佛位于拉萨市小昭寺旁的家,活佛亲自出门邀我来到客厅,坐在临窗的藏式卡垫沙发上,请我喝酥油茶。活佛事先邀请了策墨林活佛一起和我通过下棋对弈的方式进行交流,因策墨林活佛临时有事,未能对弈交流。

  但热振活佛借来了策墨林活佛日常使用的藏式围棋布制棋盘,是西藏本土手工艺人纺织的白色氆氇,上面均用丝线绣制有十七道棋盘线个点位,三道线个座子星位,中央星位为天元,纵横线用丝线绣制,星位及天元为红色丝线绣制。

  活佛从室内取出一副云南保山生产的云子,云子是中原围棋上层爱好者最常用的高档棋子,据历史记载,属于进贡的物品。云子能够通过茶马古道从2000多公里之外的云南保山贩运到拉萨来,说明藏式围棋爱好者也认可这种棋子。这种棋子较重,能够运到西藏拉萨来,自然价格不菲,凸显出盐粮古道上围棋文化交流的意义。布制棋盘和云子,看似无关紧要,实际上二者的联系对于我们探讨藏式围棋非常重要。

  在临窗的两个卡垫沙发之间,摆放一张低矮的小棋桌。下棋前,活佛讲:藏式围棋规则确定白先黑后,行棋时若棋力差不多者要猜先,由某人抓取几个棋子,由对方猜单或双,猜定者执白先行。一般情况下,低手先下,高手后下;若是一方棋子被提子后,面临生死存亡的时刻,不允许直接杀死,需要到别处走棋,给对方留有活棋的机会和希望。

  我忽然发现藏桌边板上,绘制有两人对弈的图画,看场景是汉族棋手在下棋,棋盘线路寥寥数道,色泽华丽,画风写实,画风约略带有中原汉地的意蕴,似乎是内地木匠绘制的。面对隐匿在雪域高地古老的藏式围棋棋盘,何况是向尊敬的热振活佛请教藏式围棋的下法规则、历史由来、演变历程、历代棋手,我的内心忐忑不安。

  我和热振活佛对弈前事先拜读过中国围棋高手程晓流《古老的藏棋》一文,才有了向热振活佛虚心讨教的机会,一边下棋,一边访谈。能够在高原古城拉萨向平生敬重的热振活佛请教藏式围棋,实乃三生有幸,因自己内心狂躁不安,过于激动,思绪万千,想不到中原围棋的传承者和藏式围棋的传承者在如此场合下开启了历史上的第一次手谈,待下完第一盘棋,才发现自己未记录棋谱,面色不佳,慈祥和蔼的活佛劝慰道:不着急,我们继续下棋,你慢慢做好棋谱的记录就是了,有啥问题你就问,我会尽可能回答。此后连着两个周末,我虚心向热振活佛先后讨教了10盘棋,获得了许多有关藏式围棋的第一手资料。

  根据我对雪域藏式围棋相关历史文献、围棋论文、传说故事的解读和调查了解、实地考察、推测分析:棋盘材质分四种,一种是藏地纺织的氆氇布制棋盘,一种是在平地上画出棋盘,一种是石刻棋盘,一种是塑料棋盘;棋盘上画有纵横各17道线道线路上绘制有星位座子,中央为天元;棋盒里各备黑白棋子150个,棋子有四种,一种是捡拾天然颗粒状的黑白两色石子做棋子,一种是用不同颜色的碎玻璃做棋子,一种是用不同颜色的小木棍做棋子,一种是从内地走盐粮古道贩运来的云子或普通棋子;在石刻棋盘外侧两端对角处一般留有圆形凹槽,这就是放置黑白棋子的棋盒;石刻棋盘上的中心天元处留有凹槽;结合中原围棋(汉地围棋)和藏式围棋(藏地围棋)都是从简单到复杂再到规范的演变渐进形成规律,二者具有一致性、共通性、一定的相似性和差异性,彼此之间的关联度颇高,可能与各自地域早期土著先民中聪慧颖悟的善知识者、军事家、占卜师有关,兵家开展军事研究、推演战争进程、排兵布阵,数学家计算,天象家研讨天文地理,历算家占卜推算,出家僧俗用于修行等。

  藏地发现的石刻棋盘和中原(汉代文献、考古证据)早期棋盘的座子情况,结合青海玉树发现的座子石刻棋盘及无座子石刻棋盘的情况,多为17道线路,我们初步推测三者之间肯定有某种潜在的渊源联系。从这诸多方面的因素初步推测围棋起源可能来自于同一个父母本体,具体起源地在哪里?何时起源?暂时不可考,只是在形成、发展、改造、演变、渐进、定型的过程中保留了约定俗成,相对固定,古老的无座子和有座子布局方式、定式理念、行棋术语、棋法规则。至于是从内地传入还是藏地传出无关紧要,抑或是来源于介于藏汉之间的早期羌族群还是其他族群,尚不能确定,也许皆有可能,因缺乏相关的历史文献记载、考古证据和传说故事等原始信息资料,一时也难以说清,不妨留待后人解读。

  后来,我们在甲玛乡考察中,得知附近遗址上先后发现了几块藏式围棋的石刻棋盘,一块完整的石刻棋盘保存在次仁校长处,一块仅存半截呈山字形的藏式围棋石刻棋盘保存在附近的尼姑寺庙里。

  棋盘上按照托林寺收藏的藏式围棋石刻棋盘特征,尝试性地分别摆放黑白八个座子,当然也有另外的摆法。总体看二者的棋盘形制、对弈规则、棋法、棋理、棋技和内在规律,具有共通性、一致性、相似性、差异性,因流传于不同地域,笔者通过解读分析,初步推测中原围棋和藏式围棋是同一个父母诞下的双胞胎,只是在传播到不同的地方后,才形成了两种面目、骨子里基本上相同、相通、相似的围棋,具备同源不同流的因果关系。

  我们从藏式围棋和中原围棋的线道看,大同小异,不细心看,就会以为二者没有什么区别。若是细细看,一个是17道线道线路的棋盘。藏式围棋保留着12个座子的原始布局状态,中原围棋在1910年取消了4个座子的布局格式。

  先秦典籍《世本》记载:“尧造围棋,丹朱善之”。传说尧帝时代,作为教化儿子的一种具有开启智力的娱乐游戏而发明;春秋战国在民间广泛流行,《左传》记载:“呜呼,……今宁子视君不如弈棋,其何以免乎?奕者举棋不定,不胜其耦,而况置君而弗定乎?必不免矣!”《孟子》记载:“今夫奕之为数,小数也。不专心致志则不得也。奕秋,通国之善奕者也。使奕秋诲二人奕,其一人专心致志,惟奕秋之为听;一人以为有鸿鹄将至,思援弓而射之,虽与之俱学,弗若之矣。为是其智弗若与?非然也。”出现了奕秋这样的围棋老师专门开办的围棋学校。晋张华《博物志》继有“尧造围棋,以教子丹朱。若曰:舜以子商均愚,故作围棋以教之”这种说法。1952年,考古工作者在河北望都一号东汉墓发现一件17道石刻围棋盘,棋局呈正方形,盘下有四足,提供了汉魏时期的围棋形制实物资料。魏邯郸淳《艺经》上说:“棋局纵横十七道,合二百八十九道,白黑棋子各一百五十枚”,多出的棋子显示出围棋在发展演变时期的典型特征。

  从4000年前尧帝为了教育儿子丹朱的传说和相关文献资料看,或许藏式围棋有可能来自于内地,但从雪域高地传承至今仍在使用的藏式围棋自身情况看,传承久远:从托林寺庙原僧舍遗址出土发现的石刻棋盘看,显示的是16个座子,保存着古代藏式围棋发展过程中特有的演变特征,保留着围棋形成演变时期的模样,也许中原围棋来自于雪域高地;在西藏考古发掘中,有的墓葬出土了棋子,经专家鉴定属于新石器时代;从青海玉树发现的与岩画共存、没有座子特征的围棋石刻棋盘看,时间序列或许更早,有可能源于早期生活在高原的羌族群或其他族群。

  以上论述,藏式围棋石刻棋盘广泛分布在雪域各地,表明在不同地点、不同时期、不同棋手使用不同材质的藏式围棋盘、棋子,棋盘上设置有不同的线道、座子。通过下棋对弈,藏式围棋的内在规律、棋理、棋规、棋技显露无疑,为今人更好地了解认识藏式围棋提供了直观形象的实物证据。

下一篇:围棋爱好者们看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