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棋自学

黑白世界的博弈——围棋运动在怀化发布时间:2019-11-08

  每逢周末,如果没有其他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处理,舒孝长一般都会准时出现在位于怀化城北武陵中学对面的棋牌协会(棋牌楼)里,多半是跟人下围棋。这个星期六,棋牌协会安排了一个群弈活动,即三位以上棋手下同一盘棋,优胜者能得一定奖励。

  原标题:深度报道│黑白世界的博弈围棋运动在怀化

  每逢周末,如果没有其他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处理,舒孝长一般都会准时出现在位于怀化城北武陵中学对面的棋牌协会(棋牌楼)里,多半是跟人下围棋。这个星期六,棋牌协会安排了一个群弈活动,即三位以上棋手下同一盘棋,优胜者能得一定奖励。

  溆浦人舒孝长2002来怀化围棋界闯荡,主要从事围棋培训工作,空闲时间里也会身体力行,与人在黑白世界里博弈一番。他早年就读于湖南林校(现中南林大)期间就对围棋产生了兴趣,当时班上有位同学会玩这个东西,他就跟着学。遗憾的是,如今那位启蒙围棋老师已经远离围棋江湖,他这个“半路弟子”却还在围城里坚守,也可算是造化弄人。

  舒孝长目前的主要工作是培训、培养少儿棋手,他记得早些年怀化围棋氛围很好,不少学校如一完小、三完小、铁一小、实验学校等都组织学生学围棋,办围棋特长班,如今尚有锦溪小学、宏宇小学、铁一小等还在坚持开展围棋活动。他记得,1983年,棋圣聂卫平在中日围棋擂台赛中接连战胜了小林光一、大竹英雄、藤泽秀行等日本超一流棋手,随即强烈引燃“聂旋风”,怀化围棋运动趁势而上,盛演火爆场面,在全省得过数次团体冠军,选手个人成绩也不差,“比如黄河杯全国围棋个人赛中,当时只有十几岁的刘秋就得了个全国第六,舒一笑十三岁那年就拿到过九星杯冠军。”他如数家珍,随即总结道“,怀化围棋运动水平在全省只是稍次于长株潭,竞赛成绩可以算是比较惊艳。”

  上午9点一到,事先约好的棋手们便悉数到场,全是业余围棋高手,当然也是怀化围棋界的闻人。黑白世界的对弈紧锣密鼓兵不血刃地展开,“扳”“靠”“长”“团”“小飞”“大飞”地一路手段用将下去,还不时地“打劫”,不见烽烟起,但闻杀声急,围着棋盘看热闹的个个伸长脖子朝里凑,貌似比正襟危坐全力对弈的还投入。“老胡你就莫看了也莫玩了,你去安排伙食。”舒孝长如此布置工作,得到全体棋手的共鸣。

  2017年5月26日,“人机大战”第二季团队赛上,人类五大围棋世界冠军周睿羊、时越、芈昱廷、唐韦星、陈耀烨联手挑战AlphaGo,历经254手鏖战,AlphaGo执白中盘击败“人多力量大”的人类战队。(资料图片)

  自己的地盘,自己的器具,自己的桌椅板凳,群弈时却个个都不待见自己上场,这多少让老胡有些懊恼但又无奈,“毕竟我是主人,有义务照顾好你们这帮客人,没得法地!”他沙哑着嗓子一声苦笑,随即自找台阶知趣退场,去安排生活。精瘦精瘦的老胡即胡元铸,怀化市棋牌运动协会会长,现年73 岁,贵州毕节人,1970年来怀化参加修建湘黔铁路,之后一直在铁路上工作,铺轨、架桥、养护,样样工作都干过,直到1994年退休。

  胡元铸很小就接触到围棋并很快爱上这个东西。那时他家很有钱,有位又像商人又像教书先生的上海人为逃避战乱到他家租住,平时总喜欢看一本有着精美插画的线装书,原来是本围棋棋谱,令他大感兴趣。“我家老辈人也有下围棋的传统。”他回忆道,“我外公就是一个棋迷,象棋、围棋下得都不错。”五六岁时他就开始学围棋,现为围棋业余五段的他,曾经多次参加省、市相关比赛,拿过冠军,也曾风光一时。

  1986 年成立怀化地区围棋协会,2014 年转为怀化市棋牌运动协会,胡元铸都是发起人。棋协现辖象棋、围棋、桥牌三大运动项目,其中围棋已然囊括上万会员,全市各县市区都有分支机构。“每年有2000多青少年参加围棋学习,全市各类围棋学校有28家,其中怀化城区占近20家。”怀化围棋界的丘壑与阡陌,全装在胡元铸的脑袋里,“我已经有想法要跟市内中小学校联手,创办围棋学校,让围棋大大方方进校园,帮学生们进一步搞好素质教育和特长教育。”他介绍,怀化棋协拥有不少专业棋手,其中周波、舒一笑乃佼佼者,他们或已加入国家集训队,或将围棋作为终身事业;业余棋手中仅仅青少年就有上百人具备业余三段以上段位,成人棋手中则有近20人拥有各种段位。围棋运动在怀化有着深厚广泛的群众基础,竞技水平殊堪不俗,2018年由省棋类协会组织的“中达杯”湖南省围棋团体赛,各市州派出一支代表队参赛,怀化勇夺全省冠军,即为明证。

  胡元铸为怀化围棋运动发展做出过贡献,他最引以为傲的“棋局”就是成功运作在全国围棋界享有盛誉的“昌期”杯“千人百团大战赛”。当初为玉成此赛,胡元铸曾经从怀化主动给台湾的应昌期先生写信沟通,双方磨合大半年后最终惺惺相惜,喜结城下之盟,比赛也一举成功,一举成名。胡元铸说,此项赛事于1993年4月在原怀化体育馆举行,来自全国18个省、市的328名棋手参加了比赛,他们经过8天的激烈交锋,共遴选出优胜团队10名,怀化名列其中第八名;遴选出个人前250名。对于取得成绩的棋手,由台湾应昌期围棋教育基金会颁发了七段至初段的荣誉证书。盛况盛演之际,体育馆内人满为患,场面蔚为壮观。

  “怀化少儿围棋很不错的哦!”胡元铸介绍,在2018 年8 月百灵杯全国青少年围棋比赛上,尹成志荣获7 岁以下儿童组冠军,前不久的8 月18 日,在江西举办的全国少儿赛上,冠军头衔又被怀化小棋手收入囊中。现实情境下的胡会长,更关心在他地盘上如火如荼推展中的群弈,“他们不准我上场,我大不了不下,看看总可以唦!”说话间直奔棋局而去。

  长沙人赵慕云20多年前跟哥哥一起来怀化做生意,后来发现这里有不少人喜欢下围棋,于是生意也不做了,开始带学生学围棋。他负责怀铁一小的社团围棋活动,学生一般有50 人到上百人规模。平地劲刮“聂旋风”时他正读高中,对围棋产生了浓厚兴趣,通过三年自学后,参加了1990 年湖南省九星杯围棋大赛,这也是他第一次参加正式比赛,决胜阶段首战战胜了上届冠军,当即打响名气。2006年,他在怀化市围棋大赛上拿了个第三名,此后每年都参加包括全市大赛在内的各项赛事比赛,多次收获冠军等名次,并于2008 年代表怀化,参加湖南省围棋团体大赛,荣膺冠军,次年则在湖南省围棋名手邀请赛上获得个人亚军。

  赵慕云如今虽主要从事围棋教学,但他只教少儿,不教成人。“推广围棋运动特别有利于开发少儿智力。”他解释称,“成人围棋活动,我是以交流为主。”他说教围棋收入并不高,然而心里平静,精神得到满足,“我也很有成就感”。

  怀化围棋界真心藏龙卧虎。业余五段龙双国于1992年5月初在原怀化市体育馆(现怀化三中体育馆)参加首届千人百团围棋大赛中,中盘战胜彭时佳(湖北棋手,全国业余棋手四强),一战成名,时年22岁。之后他觉得自己年龄大了,渐渐淡出围棋江湖,后来生了个二胎,男孩,现已四岁半,为教小儿子围棋,又重现江湖。因为要保持“虚名”而不敢与年轻棋手对垒博弈,胡元铸等人戏称龙双国为“怕死鬼”。

  龙双国上初三时开始接触围棋,因为父母不赞成,他就偷偷搞,晚上躲在被窝里看棋谱,白天上课时往课桌上竖个夹板阻挡老师视线,在里面划围棋格子。他从怀铁一中读到怀铁职业中学(现武陵中学),成绩一直中上,因为痴迷于围棋,功课被慢慢落下,“当时很多同学都谈恋爱,我就跟围棋谈恋爱”。高中毕业后他考上了怀铁电务段,当了一名信号工。业余时间不光自己下棋,也教一批五岁到十三岁的少儿下围棋,其中就包括儿子,“把儿子教好,把学生带好,是我的两大心愿”。他认为媒体应多多关注围棋运动,多多关注少儿围棋运动。在他看来,下围棋好处多多,因为孩子们普遍活泼好动,不时行为出格,下围棋可以让他们静下心来,培养专注精神,学会独立思考。再者,下棋有输有赢,有“胜利表情”和“失败表情”,通过下围棋,能够培养孩子的挫折感和意志力,完善人格造就。“下围棋可以丰富孩子们的业余文化生活和精神生活,培养他们的高尚情操。”他认为,“输了哭赢了笑,久而久之大家习惯了就好,就能抗压了,并且经常跟一些有品位的人在一起,气质跟很多同龄人不一样。”眼见儿子一天一天长进,对黑白世界的博弈愈发有兴趣,他很是欣慰。

  怀化围棋运动、围棋教育一直如火如荼,但这主要表现在民间层面,政府及其相关部门的明确支持似乎还不多见。“应在政府主导和引导下,经常开展比赛等活动。”龙双国认为,“政府应主动下个文件,积极推动围棋运动。”他说,很多幼儿园、中小学校,都在积极开展围棋运动,具体推广过程中他经常遇到学校领导为难的表情,后者唯恐承担“开小班”之类嫌疑,明示“如果有个就好了”,这就说明围棋运动在怀化民间土壤肥沃丰厚,但需政府着力导引。

  业内人士称,围棋进学校、进课堂,国家体育总局、教育部、共青团中央等有关部门都曾有过相关指引,但怀化在组织此项工作的进程中比较迟滞,有待后发制人,奋起直追。记者获悉,以《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加强青少年体育增强青少年体质的意见》(中发【2007】7 号)和《教育部国家体育总局共青团中央关于开展全国亿万学生阳光体育运动的通知》(教体艺【2006】6号)为准绳、指引,江苏省教育厅、省体育局、团省委就曾印发《江苏省千万学生阳光体育运动实施方案》,明确“积极举办多层次多形式的体育竞赛活动”,意在树立“健康第一”的指导思想,切实减轻学生课业负担,强化素质教育,培养学生个性特长。该《实施方案》明确要求突出阳光体育运动的健身、娱乐功能,要求在全省校园内经常举办包括围棋、象棋、国际象棋在内的系列比赛、竞赛活动。此举值得怀化等地参鉴。

  近年来,怀化城区少儿围棋运动发展迅速,围棋教学己走向课堂,涌现了一批少儿围掑尖子,培养了一批全国知名的专业棋手。据怀化市实验学校副校长郑丽群介绍,他们学校很多年前开过围棋课,效果不错,“为丰富课后服务内容项目,更好地服务学生,培养学生创新思维,提高学生综合素质和能力,本学期准备增加此活动项目”。

  胡元铸尤其关心围棋后续人才的培养,“因为我们缺乏资金支持”。他说市场化条件下,虽有一些家长小打小闹,舍得花点钱支持孩子投身围棋培训,但此项运动投入效果总体上杯水车薪,指望企业(主要是房地产企业)冠名支持并不靠谱,他也组织过小众化的怀化厅局级领导围棋比赛,一些相关领导饶有兴致地参加了比赛,后续多少设法给了点支持,但效果不彰,“所以我格外期待政策性资金及时入场,支持这项运动”。他还谈到,“千人百团大战”已经断档十余年,希望有机会将其接续起来,否则太可惜。此项赛事有条件做成一个全国性的长期体育、乡土民俗文化品牌,每年如果有个十来万元投入就够了,此举有利于深入挖掘怀化围棋文化内涵,张扬其文化价值和品牌符号。

  对于少儿围棋,舒孝长认为家长希望孩子静下来,所以让他们学下围棋是个好办法,这样可以让孩子注意力集中,同时有助于智力开发。赵慕云认为,相比于成人围棋,怀化少儿围棋水平似乎更高些,但就全省而言,怀化少儿围棋普及推广工作渐渐比较滞后。怀化现有围棋培训机构大小20来家,但其中真正具备一定规模实力者不到一半,资源分散,一盘散沙,应设法形成合力。在长沙,一个青少年宫创办的围棋学校就有学生上千人,师资力量雄厚,经常举办各种赛事,十分有利于围棋博弈水平提高,有利于选拔专业人才,“长沙的做法值得怀化参考借鉴”。

  胡元铸补充道,怀化“千人百团大战”声名鹊起,但有些部门领导对此认识有短板,觉得“要有几万人规模才好”,不切实际。建议适当重视“千人百团大战”,将此加以更好包装、推广、营销,作为怀化特色化的城市文化的一个价值符号乃至一项体育运动的“地理商标”加以运作。借助这“一盘棋”,亦可丰富怀化全域旅游的特色品种内容。(本报记者杨林斌)

  围棋是一种策略性棋类游戏,起源于中国,古时有“弈”“碁”“手谈”等多种称谓,属琴棋书画四艺之一,也被认为是当前世界上最复杂的棋盘游戏之一。围棋堪称棋类之鼻祖。据先秦典籍《世本》记载,“尧造围棋,丹朱善之。”晋张华在《博物志》中继承并发展了这种说法:“尧造围棋,以教子丹朱。若白:舜以子商均愚,故作围棋以教之。”1964年版的《大英百科全书》就采纳这种说法,甚至将其确切年代定在公元前2356 年,至今已有4000多年的历史。

  从唐代始,围棋随着中外文化的交流,逐渐越出国门。首先是日本,遣唐使团将围棋带回,围棋很快在日本流传。除了日本,朝鲜半岛上的百济、高丽、新罗也同中国有来往,特别是新罗多次向唐派遣使者,而围棋的交流更是常见之事。到19世纪中叶后,日本的围棋水平赶上中国,并在其后的一百年间将中国远远抛在后面。围棋传到欧洲的时间,一般认为是17世纪中叶。在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内,不少欧洲人以为围棋是日本人发明的,后来才逐渐知道围棋实际上最早出现于中国。

  2016 年3 月9 日至15 日举行的围棋人机大战中,谷歌开发的人工智能程序“阿尔法围棋”(AlphaGo)大比分4:1 战胜了围棋世界冠军、韩国顶级选手李世石九段,在围棋上已显示出赶超人类的趋势;2017年初,升级版的AlphaGo以“Master”的神秘账号在多家网络围棋平台战胜包括聂卫平、柯洁、朴廷桓、井山裕太在内的数十位中日韩围棋高手,在30 秒一手的快棋对决中,以60∶0的成绩完胜,引发寰球热议。

  围棋运动现已遍布世界各地,唯中国大陆、香港、台湾、日本、韩国最为兴盛;西方国家已渐热;东南亚正在发展中。截至最近,职业围棋水平最高的国家是中国和韩国。 (本报综合)

下一篇:没有了